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真实社交构建“万物可货”信任基石

8月26-28日,G-Media2020在乌镇举行。8月27日,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在现场发表了以《在快手,看见“人+内容”的社交力量》为主题的演讲。马宏彬表示,真实社交造就了快手的老铁经济,这是快手区别于其他平台商业价值的基石。快手形成的万物可“货”的转化力,可以持续为广告主提供智慧化营销解决方案。

快手助力各个领域广告主撬动营销增长

与工程师相比,乘客的关注点更多在“平顺度”上,他们通常将“是否像人类驾驶”作为技术衡量标准。“我们过去更关注安全,对平顺度要求偏低。尽管有时车辆是因交通规则做出一些举措,但乘客很在意这些动作是否突兀。”孟醒介绍道。

“从技术、安全度、安全流程等角度来讲,我们自认为已经达到公测的安全标准,可以开放给大家了。”孟醒表示。 

层层叠叠的保护,只为将安全进行到底。这种对安全的重视程度,是成立多年的出行企业刻在骨子里的基因,非其他科技创业公司所能比拟。而背靠滴滴母公司,滴滴自动驾驶所拥有的庞大数据量与丰富的运营经验,也已经形成了一道护城河。

为了最大限度确保安全,滴滴自动驾驶会为每辆公开道路测试车配备两个安全员——驾驶位上的安全员类似四肢和大脑,观察周围情况随时准备接管,副驾驶位上的安全员则相当于另一部分大脑,他会时刻关注车上的传感器和系统是否运转正常,必要时反馈给另一个安全员。 

为了快速完成本地化技术研发,滴滴自动驾驶全球团队从北京、美国等地汇聚到上海,开始了为期多月的“驻扎生活”。这期间,久居此地的研发人员不仅将附近餐馆“尝了个遍”,甚至还因洗衣需求太多而被酒店“抱怨”。 

在滴滴看来,目前公司仍将重点放在迭代算法本身,及引入乘客视角以完善平台方面。“下一代希望和车厂合作更深入打造平台,”孟醒介绍道,“需要具备完整的融入系统和备份机制,以便完成更复杂的测试,甚至在封闭测试场中拿掉安全员。” 

他介绍道,滴滴自动驾驶拥有庞大的场景库,每个新版本都会先在场景库中进行仿真测试,通过之后,再进入封闭测试场中测试。在此过程中,团队会有意识地注入突发和意外情况,以测试系统安全性。

自动驾驶技术的迭代过程中,最大挑战就是场景复杂度与长尾。 

这种超级购买力的背后,也彰显着时代发展中大众消费观念的不断升级。目前,消费观念已呈现出追求品质、拥抱兴趣、提前享受、社交认同四大特点。在此基础上,快手的社交力将为广告主提供更精准的营销方案。

“做自动驾驶运营服务,一定不能闭门造车。”近期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孟醒一语点破选择此时面向公众开放RoboTaxi服务的核心目的。

“适当的时间做恰当的事”。在这个极具场景特色的城市“摸爬滚打”近一年,滴滴自动驾驶团队已将技术打磨到了一个合理的安全指标,并想要更加深入了解公众对这项技术的评判与看法,以提升自身迭代能力。

马宏彬表示,快手作为广告平台将进一步赋能广大合作伙伴,通过流量触达、内容创造、营销沉淀、智能营销四大维度,为广告主提供全方位的营销转化服务,打造多元化短视频营销业态。

在运营层面,滴滴网约车平台则能够为乘客提供“混合派单”服务:当乘客起点和终点都在自动驾驶测试范围内的情况下,平台在根据驾驶能力、天气等一系列评判标准后,优先派单自动驾驶车,再派单网约车。如此,将技术迭代和运营进行最大化升级。

巨大的流量和商业价值使得快手正在迅速成为头部广告平台,成为大量广告主的营销新阵地。同时,快手的创新技术能力,也正在重新定义短视频直播互动形态。快手已经开创了直播互动玩法,并持续丰富立体转化形式、拓宽直播承载场景、立体直播承载内容。

如何让自动驾驶车经历更多场景?数据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但一个事实是,目前各家自动驾驶企业的车队数量都十分有限,能达到百辆级别的车队仍寥寥无几,更不必说要经历可能驾驶千万甚至上亿公里才出现一次长尾场景了。 

万里长征刚刚走了第一步。滴滴的目标不仅是完善自动驾驶技术,更是试图拿下未来出行的掌控权。

在对安全员要求如此之高的情况下,滴滴还在国内建立了首个自动驾驶安全护航中心,能够实时监控自动驾驶车行驶过程,必要时进行远程协助。

也正是为了促进迭代速度,滴滴自动驾驶选择在现在这个时间段面向公众开放RoboTaxi服务。“我们就是要引入更多的观众、乘客和第三方的意见,以实现快速迭代,”孟醒表示,“技术人员设定的指标可能并不是公众最重视的,只有在技术迭代过程中引入公众真实需求,才能打造出最适合公众的运营服务。” 

“两者结合能达到最高安全标准。”孟醒称,“安全员的录取率还不到1%,他们不仅需要具备丰富的驾驶经验,也要有很强的安全意识和沟通能力。”

首次进入上海测试,孟醒用“摸着石头过河”形容当时的状态:“不光要摸技术,还要摸流程和规则,我们面临很多‘第一次’。”

自去年8月在WAIC上对外首秀自动驾驶后,滴滴就将上海视为其落地RoboTaxi服务的首选城市。彼时,滴滴CEO程维便表示要加速推动滴滴自动驾驶在上海载人测试,邀请普通用户参与体验,在特定的真实出行场景中“预商业化”。

紧锣密鼓下,滴滴自动驾驶团队迅速在上海建立办公室、运营中心、安全护航中心等,并大规模部署测试车辆,并针对上海特色路段对自动驾驶技术进行本地化优化与研发。

快手为什么能为广告主提供独特的营销方案,并找到最潜在的受众实现销量惊喜?对此,马宏彬表示,在私域影响力时代已经到来的大环境中,快手的商业价值区别于其他平台,源于快手平台上“人+内容”的社交力量,通过“短视频+直播”模式形成信任护城河,构建了“万物可货”信任基石。

巧的是,两次WAIC亮相中,滴滴自动驾驶都遇上了“雨天”。似事物发展之路曲折向上的隐喻,滴滴自动驾驶团队过去在风雨中经历了什么?这次又在向外界传递了哪些信号? 

在演讲中,马宏彬分享了家电、快消、美妆、汽车四大领域的广告主与快手的合作案例,从“网红+CEO”直播、“魔表+挑战赛+直播带货”整合营销、商家号社交资产沉淀私域流量、“官方账号+网红+4S经销店”矩阵等多元玩法角度,展示快手如何通过智慧营销商业解决方案,携手广告主撬动营销增长。

2020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下称“WAIC”)前夕,滴滴联合央视直播自动驾驶网约车试乘过程,并宣布向上海公众开放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WAIC上,滴滴更是成为唯一一家提供线下开放道路RoboTaxi试乘体验的企业。随后,彭博社又爆出这家公司“今年拟招聘200名员工,以扩大自动驾驶团队”的消息。

2019年8月正式亮相WAIC前夕,滴滴开始较为密集地释放自动驾驶相关消息——升级自动驾驶部门为独立公司,收获上海首批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应用牌照,吸纳原安波福无人驾驶全球工程副总裁韦峻青、原顺为基金执行董事孟醒等人才。

“消费者行为正在发生重大转变,在医疗和制药等关键领域尤其如此,”Sigalow说,“消费者和医疗提供商都在优先考虑线数字药房服务。借助这种前所未有的转变之,像Medly这样的创新者正处于一个可以领导市场的有利位置。”

从2019 WAIC的公开亮相,到独立公司完成超5亿美元首轮融资、宣布在上海提供RoboTaxi服务,滴滴对自动驾驶的决心可见一斑。 

在家电领域,格力电器CEO董明珠此前携手快手主播二驴、平荣夫妇以及主持人李鑫带来格力专场直播,3个小时的直播成交额超过3.1亿元,直播累计观看人数超过3400万。在快消领域,快手在“国货发光”活动中为伊利提供了社交互动、IP捆绑、销售转化的营销智慧解决方案,通过多触点整合营销,实现品销一体。数据显示,#千万老铁选伊利#挑战赛活动作品累积播放量超过9000万次,伊利单场直播GMV达530万+。

对于滴滴这种出行服务提供商而言,安全始终是不能触碰的红线。选择面向公众开放RoboTaxi服务,既是滴滴自动驾驶进入新发展阶段的标志,也是其对自身技术的一种自信。

与此同时,刚刚加入团队的孟醒着手在上海搭建运营、商务和战略等方面的商业化团队。一方面为本地化运营、加强上下游产业链联系做支撑;另一方面在区域内进行市场与数据分析,制定运营策略。

从这个维度而言,在进入每个新城市之前,滴滴就已经搜集了大量该城市的场景和运营数据,能够远程迭代算法,这使得滴滴自动驾驶的“开城”相对更加容易。而随着进入城市数量以及遇到长尾场景数量的不断增多,滴滴自动驾驶系统的问题处理能力也得以增强。

从工作节奏来看,滴滴自动驾驶更像是一个创业公司。“一两周就会迭代一个新版本。”孟醒如是表示。迭代7个月后,滴滴自动驾驶联合央视开启RoboTaxi试乘直播活动。

在快手,构建“万物可货”信任基石

“真实社交成就快手独有的老铁信任关系,而这种高度信任关系,带来了在快手上万物可‘货’的转化力,”马宏彬说。数据显示,快手达人“时大漂亮”带货国际美妆大牌的专场直播,单场总成交额达5亿元,而从单价低于千元的跑步鞋、洗衣液,到单价超万元的LV包、瑞士手表、宝格丽戒指等各个价位的商品均在快手热卖甚至秒罄。

当同时通过仿真测试和封闭测试后,该系统版本才有进入公开道路的测试资格。“虽然版本迭代速度快,但其实流程很长。即便具备公开道路的测试资格,我们也会先将系统拿到人和车相对较少的公开路段测试,再扩展到整个覆盖区域。”

2019年9月,滴滴获得上海首批可载人自动驾驶测试牌照。作为其中唯一的出行企业,滴滴的一举一动备受业界关注。彼时,Robotaxi领域已经极为热闹,百度Apollo、文远知行、小马智行等企业各占一方。选择了上海嘉定的滴滴,也是当地Robotaxi之路的“开拓者”——承担探索着当地自动驾驶测试、考试等规则的“重任”。

Medly表示,在过去三年,自己的收入增长了100倍,平台上增加了1.5万名提供商和5万名患者,配送了超过50万份处方药。

除了Medly,配送处方药的数字药房Truepill也在上周获得2500万美元B轮融资,按需送药平台Zipdrug则在上周被IngenioRX收购。

目前,已有大量广告主在快手实现营销红利和品牌声量的快速提升,抓住了“短视频+直播”时代新风口机遇。

此前,老牌竞争对手Mikey “Crackpr0n” Pham指控首席执行官Joey Cuellar在Southern Hills高尔夫球场经常“捕猎”十几岁的男孩,该公园在2002年关闭之前是一个小型高尔夫球场,其拱廊曾是南加州打比赛的热门聚会场所。

据孟醒透露,目前滴滴网约车的车载摄像头能覆盖50%的订单,每年产生约千亿公里视觉的数据量。这种珍贵的数据量能为滴滴自动驾驶提供更为丰富的仿真训练场景,帮助其发掘更多长尾场景。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在自动驾驶车辆不足的情况下,先使用普通车辆收集数据不失为一条有效的道路。作为国内网约车巨头,滴滴拥有庞大的车队,部分车辆上安全的摄像头刚好能为其进行数据收集工作。 

但这次活动并不那么完美。因为受到上海大雨的影响,在启动时的出现了延迟、中途的人工接管等问题。对此,孟醒坦然表示:“直播遇到的不足和问题,我们虚心接受。今天的自动驾驶技术并不完美,但我们会在未来持续快速迭代。” 

据Kotaku消息,受此影响,多个开发者陆续决定退出活动,其中包括《街霸5》、《真人快打11》等。在诸多游戏宣布退出后,原本已经报名的EVO项目选手也无缘线上比赛,停办本届比赛或许也是主办方的无奈之举。

过去一年,程维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要加大自动驾驶的投入。在公司内部,他也会深度参与到自动驾驶业务的关键判断和战略决策中来。对于这项与未来出行紧密结合的技术而言,当手握丰富数据和运营经验的出行巨头开始认真努力,业界的确会为其侧目。

其动作频频,却屡被外界认为是“秀肌肉”、“讲故事”。对此,滴滴自动驾驶COO孟醒摇摇头笑言:“肌肉还没完全长出来,我们这是在秀真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