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朱一龙先生生日快乐!为你挡下人间锋利再多伤也要重遇

(右上角,点关注,不迷路,小笼包们坑里住)

12点的钟声敲响,我们的成熟男人朱一龙先生31岁的生日到了!!!举屉欢庆!四海飘歌!小笼包们筹备已久,欢呼雀跃!最近我们笼屉里漂亮极了,喜气云腾!喜事临笼!满满的都是你的生日图片生日视频生日应援。

请关注心起涟漪,我们一同分享这些年我们最爱的朱一龙先生!

软卧车厢和餐车之间的通道是有连接的,有两个乘警在那里坐着不动,如果要去软卧车厢,得出示车票。看上去想混进软卧车厢比较难,但是有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们总有打盹的时候,就在一个瞬间,一个乘警低着头打着盹,另一个乘警则扭头和边上的乘客聊天。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辗转腾挪,就溜进了软卧车厢。

温馨提示:亲爱的各位嫂子们,我们爱居吸居就要付出行动,一定要去寻艺贴吧微博有哥哥的地方做数据支持哦,我们要陪朱一龙先生一直走花路!

亲爱的朱一龙先生,生日快乐!为你挡下人间锋利,再多伤也要重遇!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过!我用前世一千次擦肩而过,方换得今生与你重遇!!你降临人间的日子,命运已在召唤,却怨我醒的太迟,愿用往后余生,修我蹉跎岁月!全世界最好的你!愿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你!!!

刚进软卧车厢,我就听见后面有人和乘警说:“刚才溜进去一个人。”我赶忙钻进就近的厕所,把门关上。大约过了两分钟,我偷偷地把门开了个缝。忽然,我看到魏晓然从软卧车厢走向了餐车,我赶紧把门关上,估计他已经过去了,我又打开了门。

春运挤火车是我们那几年习惯做的功课,这一次自然也是如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硬是被汹涌的人流推上了车。餐车有座位,但是要三十块钱一位,而且只能管三个小时,然后还要继续收费。我翻了一下自己的钱包,只有五十块钱了,忍了忍就没有坐。

只见张栩坐在我对面的床铺上,微笑地看着我:“你找我吗?”我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张栩叹了一口气:“刘可,我早就知道你已经上车了。”说完递给我一张餐巾纸,因为她发现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没有失忆。”张栩很淡然地一句话让我顿时感到做梦一般。“没有失忆?!”张栩抬头看着我:“我是装的。”

我故作镇定地在软卧车厢里游荡,每路过一个房间,就要用余光往里面扫一眼,想看看张栩在哪个房间。眼看我走到车厢的尽头,忽然被一只手使劲拉到了一个房间里。“怎么是你?”我不禁喊了出来。对,又是她,蒋思雨。

漫漫人生路,悠悠赤子心!惟愿风雨吉,处处皆是你!安得便登天柱上,从容陪伴酬佳节!陪伴是小笼包们最长情的告白!支持你守护你是小笼包们存在的使命!年年相约!岁岁相守!月月相随!日日相伴!时时相爱!刻刻相知!唯爱龙君!致最爱的朱一龙先生!姐妹们一起大声喊出来:拢龙,生~日~快~乐!

“装的?你为什么要装呢?”我着急地追问着。“因为——因为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不过很可惜。”说着张栩的眼眶红了。“那天晚上你去陪床,还记得吧。”张栩问我,我点了点头。“说实话,我特别感动,那一刻我觉得当初确实是误会你了,你真是我值得去爱的那个刘可,我当时真的想告诉你,我没有失忆。”张栩顿了一下,“可是我没有说出来。”“那你为什么后来不告诉我?”我带着哭腔问。

贵宾候车室也有专用的检票通道,我看着张栩和魏晓然检完了票,赶忙跟了过去。服务人员一看我没票就要过去,就把我拦住了。“您的票呢?”她问我。“我——我送人,你看前面那个大包小包的,我得帮忙送上去。”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一下子就跑过去了。“哎!”她喊着我,本来想追过来,但是后面的人开始喊了:“检不检票啊?”没办法,她气得说了几句然后接着在那里检票。

有一个视频用哥哥一路走来的不易,配曲魏晨的星辰大海,看得我完全崩了,那歌词是小笼包们心底最真实的爱的呐喊了!茫茫的人海里,我只为你悲喜,为你挡下人间锋利,再多伤也要重遇!兄弟们,不能再煽情了,眼泪不要钱,纸巾也要钱……

蒋思雨喝了口水,“真是痴情呢!好吧,实话告诉你,刚才我看到她了,但是人家两个人在一起,你想怎么样?”我无奈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蒋思雨笑了笑,转身关上门出去了。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蒋思雨先走进来,随后又进来一个人,把我惊呆了,原来是张栩!“你们?”蒋思雨凑到我的耳边:“那个男的好像去餐车了,赶紧和张栩聊会儿啊。”说着关上门出去了。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这些天就这么哭着笑着,笑着哭着。亲爱的朱一龙先生,让我们笑着流泪是你,让我们流泪笑着是你,欣喜你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心酸你独自漫长的努力!只看见笑容,是因为天使在心中,而你就是天使。看不见眼泪,是因为鱼在水里,我们是落入你柔情似水的鱼儿。

哥哥啊,中午买个大蛋糕,想象你坐在我对面,你一口,我一口。晚上麻辣火锅,我们一起吃,可否?

这个时候魏晓然过来拉住张栩的手说:“该走了,亲爱的,人挺多的——老兄,我们撤了啊,你一路保重。”张栩把他的手松开,背起了自己的包裹,向我说了声再见,然后悄然地离去了。我呆呆地望着两个人远去的身影,心里真是不甘,忽然我有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跟踪!于是我悄悄地在身后跟着。

我一屁股坐在床上,六神无主地四处张望,“怎么会这样?”蒋思雨看了我一眼,“怎么了,很不愉快吗?”这时候她看我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她好奇地一把拿了过去,然后半开玩笑地说:“很是浪漫吗,张栩给你的?”我点点头。“但是这是一个误会。”我辩解着说。“跟我说有什么用呢?”蒋思雨喝了一口水,“都这么亲密了,还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我摊着手对她说:“是孟雪萱非要这样,我当时很抗拒的。”说完我无奈地搓着头发。

张栩没有说话,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张照片,轻轻地递给我,我一看,顿时感到五雷轰顶。这一张照片正是那天孟雪萱在网吧和我激吻时拍摄的,从拍摄的角度来看,应该离我们的位置不远。“张栩,你听我解释!这其中有误会。”张栩静静地站起身,打开房门,出去了。我赶紧追出去,蒋思雨在门口拦住了我,“嘘!那个男的回来了。”说完把我推进房间,关上了门。

张栩的老家是衡阳的,这个我知道,他们坐的这趟车是北京发往广州去的,在长沙停留十二分钟。我们上学的那个年代,只有T字头车,K字头车,剩下的就是纯数字的慢车了,没有动车,更不要说高铁了。

我没有继续再说下去,“好吧好吧,你有理。对了,刚才在候车室我没有看到你啊。”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说。“那是你眼拙吧。”她喝了一口水,接着也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渴了吧,喝点水。”

你只是轻轻一句,我觉得她们就很会我着想……我就又受不了了,你对你的小笼包,就像我们是最亲近的人,你知道我们的心意,你全都感受到了,你总是用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深深的戳中我们的内心,像在独白更像表白,你懂我们!你爱我们!你珍惜我们!我们更爱你!我们更珍惜这个叫朱一龙的男人!爱你!如同白云离不开蓝天!大地离不开阳光!树木离不开雨水,小笼包也离不开朱一龙!朱一龙和小笼包早已连上同心锁!风风雨雨一起走!生生世世在一起!!!

小杮今天也给力了,更博三次,大送照片福利。表扬表扬,以后也要这样哦!不要求你九宫格,只要天天发葛格,当然能有九宫格,加大鸡腿你应得。小杮,要做勤劳的小蜜蜂才不会长胖哦!吴邪收工,井然上线,话说井然这颜真是绝色啊,不知多少爬墙的包妹又要出墙了!

笼屉成了人间仙境,随眼一望都是神仙颜啊!连我都沾上了仙气,感觉这些天气质都高雅了些许,看镜子人也漂亮了一点点,尤其今天格外活力!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吸居确实是经典语录!

我看她递过来的是矿泉水,笑着问:“这次不是酒吧?”蒋思雨轻蔑地瞟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对不起,昨天那事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早晨还去宾馆想给你道歉呢,可是你已经走了。”我终于找到机会了,赶紧给她道歉。但是她好像没什么反应,“你为什么坐这趟车?你不是回河北吗?”蒋思雨疑惑地问我。我没有办法,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听着魏晓然的话,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她是你的女朋友?怎么可能?”我有点质问地语气问他。魏晓然端了一下眼镜,依然不慌不忙地说,“是啊,老兄,有什么不妥吗?”此时的我,顿时感觉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抡起拳头给他一下,但又一想,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其中的一些事情,还是先了解一下,以后动手也不迟。

他们坐的这趟车是K字头的,我看他们走向了软卧的9号车厢。“真有钱,这么短途还坐软卧。”我心里想着,站在了他们边上的餐车门口排队,也就是10号车厢的门口。

这些天看着哥哥的那些视频,是看一次哭一次,真的是又感动又心酸,哥哥你是水晶心,小笼包们可都是玻璃心呀!看得心都碎了!幸好我们有时光雕刻师,再多看一眼你便能时光回转,且把玻璃心雕刻得比之前更晶莹剔透。更能通透看人,遵心做事,那是你给我们所带来的能量!

我压住了火气,转身问张栩:“他是你的男朋友?”张栩顿了一下,接着点点头,“是的。”我低下身子,在她耳边小声地对她说:“你失忆了,知道吗?你的男朋友不是他。”张栩听了以后微微一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确实记不起一些事了,但他确实是我的男朋友。”我一下子无语了,不知道该怎么再说下去。

亲爱的朱一龙先生,想告诉你不要总是那么好,那么坚强,人都有七情六欲,偶尔也要释放一下自己的情绪。坚强如仙人掌,它尚且不能拥抱别人!天地万物,总有不完美,你为何却如此完美!如果你不是仙子那你又是什么!

委员会主席、行政长官崔世安在会上听取汇报后说,政府要将保护居民生命财产安全放在首位,加强资源投入,配合短中长期措施,构建防灾减灾长效机制。他并提出三点要求:一要提高认识,不断提升澳门的防灾减灾水平,特别是要做好主动防御措施,研究澳门防洪排涝工程总体布局;二要总结经验,切实提高城市安全工作的质量和效果,更有效保障居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三是严阵以待,提前做好各项工作的部署。

“亲也亲了,抱也抱了,然后说是旁观者误会了,对不对?”蒋思雨显得有点幸灾乐祸。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打个比方,就像昨天晚上,要是有人拍下来,你说我说得清吗?”蒋思雨听完把喝的水一口吐了出来,吐了我一身。“你干什么?我就说打个比方!”我气愤地说。“你无耻!看来你就是有意的。”蒋思雨腾地一下站起来,把照片扔给我,开了门就出去了。我没有心思去理她,看着手中的照片,本想使劲将它撕掉,但是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放在了包里。

只见她咳了两声,对我说:“你疯了?钻到这里来。”我往房间里一看,只有她一个人。“我还想问你呢,怎么跟个幽灵似的,总在我附近出现?”我反问起她来。“我晕,你的意思是不欢迎对吧?我要去广州,你还打扰我玩的雅兴呢。”她平静地说。“是你拉我进来的!”我显得理直气壮,“那你可以出去啊。”她扭着头看着窗外说。

崔世安称,去年风季两次严重的台风,虽然对澳门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在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有效抗灾救灾,将灾害损失降到最低。今年要继续做好相关工作,以平安和谐的环境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澳门回归20周年。(完)

此外,会议听取了民防架构年度会议情况及今年的风季部署,以及今年“水晶鱼”民防演习的报告。

(在此特别感谢前方支援现场包子姐妹发来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