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外资金“悄然”定制主动权益类基金业内预测未来展业规模或达万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机构委外出现一个值得重视的新动向,开始尝试一些高风险配置,比如主动权益定制公募基金。

这些资金此前主要以低风险配置为主,定制公募基金以债基为主。

“因为有您,衣服破了有人缝补,流了眼泪有人擦拭,学习遇到困难有人解答,身体不适有人惦记,是您全天候的守护,使得我们学得开心,吃得放心,睡得安心。”“我们爱叫您妈妈,因为您给了我们最温暖的怀抱,让我们快乐的健康成长!”37年的讲台生涯见证了司万平与学生们浓浓的师生情,逢年过节她都会收到许多学生寄来的卡片和信件。她始终觉得,与孩子们相遇是缘分,而因缘分结成的师生爱则是一生的财富。(完)

彦辞指出,如果各国政府能够开展合作,开始协调其监管和政策,比如检疫政策,进口、出口的限制等,在这些方面如果能更多地在全球层面上保持一致的话,就会大大提高服务贸易的效率,降低跨国公司的成本。

从数据来看,上述基金公司既有东方红和中欧等今年来风头正盛的机构,不过更多是行业里中小机构,或意味着机构在TOB销售上正在发力。

芦蒲镇的留守学生较多,每学期都有三四百名学生在芦蒲初中寄宿。作为兼职宿管员,司万平就成为住校生们的“临时妈妈”,照顾孩子们的生活起居。每天5点半起床,为24间女生宿舍提供“人工叫醒”服务,晚上要查房两三次,直到将近12点才能放心休息。

一位基金公司负责机构业务的人士证实,该公司最近成立的一只发起式主动权益类公募基金是由机构定制。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募基金行业发展新动向:主动权益类委外资金开始进入。如果做起来,又将是万亿级的规模,将会对公募基金的行业发展格局产生重大影响,这个影响,将不仅仅是规模,更体现在基金公司的收入方面。这是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全面实行净值化运作之后给公募基金带来的新机遇,毕竟公募基金是最早全面实行净值化的。”王群航指出。

“这么多年的夜里,司老师值班室的门从来不关,学生有事可以随时找她。每个学期的开始一段时间,经常有女生刚住校不习惯,半夜睡不着,司老师就像妈妈一样,陪着她们入睡。”司万平的同事郭娜娜老师透露,夜里查房要楼上楼下来回几次,为了避免鞋子的声响惊扰学生休息,司万平经常脱了鞋子光脚走在地上。

“当年司老师一个月只有几十元工资,却慷慨地拿出十元出来帮助我。”46岁的潘同娟现在是上海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她说司万平的善举令自己一生难忘,现在她也在传承老师的爱心,每年都对母校的困难学生进行资助。

这8只产品包括:东方红鼎元3个月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嘉实价值发现三个月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中欧优势成长三个月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国联安新蓝筹红利一年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国投瑞银港股通6个月定期开放股票型发起式、中邮价值优选一年定期开放灵活配置混合型发起式、太平智选一年定期开放股票型发起式、山西证券裕盛一年定期开放灵活配置混合型发起式。

有业内人士预测,该业务规模预期或达万亿。

这些发起式权益基金疑似机构定制的委外基金。

该人士进一步解释:“因为今年以来,公募产品相比私募来说,确实整体上业绩比较突出,而且公募的各项监管要求很严格,包括对信息披露、持仓,以及一些产品的质量管理,要求都很明确、很细致,比较规范,所以对于机构来说,他们会偏向于用公募产品来做一些定制。”

委外正在悄然走向一个创新的方向,这些发起式定制基金本身具有明显的特点。

司万平现任江苏阜宁县芦蒲初级中学党支部副书记、副校长。在这所偏僻的农村学校,她已经坚守了37年,从代课老师,直到副校长,陪伴过上万名学生。身份是老师,充当的角色却是妈妈,司万平以女性特有的细心和柔情,温暖着当地留守学生,甚至他们的家庭。

芦蒲初级中学副校长王甫石这样评价司万平,对工作最用心、对学生最关心、对同事最热心。从教37年,她是全校老师的榜样,在学生们的眼中,她是“超能妈妈”。

司万平在指导学生作业。受访者供图

过去十余年来,数字革命极大地促进了服务贸易的发展。国家绿色发展基金监事会主席汪义达认为,数字技术广泛应用有效打破了原有的跨境服务壁垒。张琦也表示,数字经济大幅度降低了服务贸易的成本,也大幅度提升了服务的可贸易性。

记者发现,上述8只权益类定制发起式基金基本上具有的共同点有:认购户数很少,1-3户;主动权益类产品,从投资类型来看,4只是偏股混合型基金,另外,灵活配置型、普通股票型各2只;从成立时间来看,主要集中在最近这段时间,4只成立于9月,3只成立于8月,1只成立于6月。

司万平在宿舍里和学生交流。受访者供图

司万平登记的学生个人信息和家庭情况。谷华 摄

“这只主动权益类公募产品确实是机构定制的。”上述基金公司负责机构业务人士说。

“主动权益定制基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潜在的风险可能不大。之所以给出这个结论,主要是因为通过上述数据分析,感觉监管已经在关注了,如:管理费率、托管费率、募集规模上限,其中,最重要的应该是募集规模上限。”王群航认为。

东方红鼎元3个月定开的管理费率为0.90%,托管费率为0.05%。该基金“不向个人投资者公开销售”。 

随着数字贸易的发展,多位专家认为,服务贸易的技术壁垒还将持续下降。史蒂文·艾伦·巴奈特表示,电子通信成本的迅速降低和互联网的普及,尤其是宽带的推广,使得远程服务变成可能,技术壁垒持续下降。(完)

包括惠升惠新LH、金信民长LH、光大保德瑞和混合等。

基金业内资深人士王群航在其公众号中指出,“主动权益定制基金,具有较多的优势,在前几年曾有过零星出现,也就1只、2只,故不值得关注。但在今年,数量开始增多,尤其是在8、9月份,就必须进入视线范围了。”

初中年级的孩子,正处在身体发育阶段,司万平不间断储备些面包、牛奶、水果等,“有的学生为了赶时间上学,顾不上吃早饭,这些食物可以给他们充饥。”同事李一华老师说,不仅如此,司万平每天晚上还在自己的宿舍煮点面条,熬点糖水等,给需要补充营养的孩子“加餐”。

继续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主动扩大优质服务进口,正是中国所作出的开放承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重点推进的改革包括进一步完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完善外资准入前和准入后的国民待遇制度,全面清理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领域对外资单独设置的准入限制。

“我16岁就走上讲台了。”司万平的从教之路颇有“戏剧性”。1983年,高中毕业的她经常跑到离家不远的芦蒲初中去听课,而该校缺少英语教师,学校领导想到司万平读书时英语成绩好,就聘请她代教英语。从此,她边工作,边自学,先后取得了大专、本科文凭,成长为一名骨干教师。

此类基金剔除了包括规模小于2亿元的、债券基金、QDII基金、偏债基金(含股票投资仓位上下限为30-75%及以下的)、成立时户数超过400的基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踪数据发现,近日公募基金市场出现了多只发起式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户数只有1-3个。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目前部分龙头机构以非常高的频率成立专户,吸引机构资金进入。

以权益投资闻名的东证资管的旗下产品——东方红鼎元3个月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基金为例,这是一只偏股混合型基金,投资于股票资产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的60%,预定募集期间为2020年9月7日-12月6日,实际认购12天,提前结束募集,9月21日成立,基金份额为10.10亿份,认购户数仅为3户。

数据显示,今年共有8只主动权益基金的认购户数仅有1-3户。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强调,中国想要成为跨国公司的投资热土,就需要减少服务贸易的要素流动“边境上”和“边境后”的壁垒,特别是“边境后”的壁垒,推进跨境的互联互通,吸引跨国公司在中国形成更加顺畅的资本链。

詹晓梅的女儿小霞(化名)曾经是司万平的学生。2019年,司万平听说已经毕业多年的小霞家庭发生变故,第一时间走访她家,给她安慰。得知小霞的父亲不幸去世、母亲身患大病,家庭没有可靠的经济来源,司万平立即帮助詹晓梅申请了低保。同时,还对小霞的弟弟小文(化名),给予学习和生活上的帮助。今年春天,司万平和志愿者一起帮她购买小鸡小鹅,缓解一家人生活困难。

此外,该类型产品管理费、托管费率较低;且不向个人投资者公开销售;同时以发起式基金为主,基金公司跟往往投1000万元;定期开放,时间为3月、6月、或一年。

在司万平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摞破旧的小册子,里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学生的个人信息和家庭情况。“这里面有我班级的学生,也有其他的住校学生,我把这些学生的个人信息和家庭情况都了解清楚,才能照顾好他们。”司万平说,不少留守学生因为家境困难,心理上封闭,需要真切地了解他们,才能更好地教育和帮助他们。

过去人们更强调如何降低市场准入这种“边境上”的壁垒,但随着服务贸易的深入发展,“边境后”的壁垒问题愈发受到关注。一些外商可能在进入之后被行业资质、本地注册或者一些模糊的法规等“玻璃门”和“弹簧门”挡在门外。这些壁垒的清理与降低准入门槛同样重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华首席代表史蒂文·艾伦·巴奈特(Steven Alan Barnett)表示,多个国际组织研究认为,各国对跨境服务贸易、外国服务提供商的进入、所有权和经营的限制普遍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这类发起式权益公募基金最近正在增加:6月1只,8月3只,9月4只。

其三,加强各国监管等相关政策的协同性,提升效率。

其一,减少“进入”的难度,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

向前看,股票二级市场较债市有更好的收益,当资管新规推进理财产品净值化之后,客户有提高收益的需求。而公募公司在资产管理机构中,具有主动权益类管理优势,此外,投资公募基金或与机构避税需求有一定关系。

此外,有业内人士认为,以往部分委外走专户,相当于私募产品,一般是取向也是绝对收益,有业绩提成,现在改走公募,就不会被提走业绩分成,并且投资经理不再为保业绩提成而在某些时候保守运作,进而将增加委托人收益。

根据记者统计,其中一半基金(4只)规模是10.10亿(其中1000万是基金公司跟投),另外4只发起式基金皆小于10亿。

其四,缩小数字鸿沟,推动数字贸易的发展和数据的自由流动。

王群航认为,待定的主动权益类定制基金还有另外14只。

“司老师,太感谢您了,这么热的天还过来看望我,您送的小鸡和小鹅都养得不错,能卖到好价钱。”19日上午,家住芦蒲镇三联村的詹晓梅对来访的司万平说。

主动权益类委外基金?

9月4日,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在北京开幕。本次服贸会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在线下举办的第一场重大国际经贸活动。图为9月4日傍晚拍摄的服贸会室外展区。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其二,降低“边境后”的壁垒。

中国正在推动实现这种接轨。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张琦认为,中国推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要形成与国际接轨的规则、监管和法规,包括标准、制度、体系的对接。而且不光对外开放,对内改革也要配套进行,要双效驱动,相互促进。

如何消除服贸壁垒,打通服务业价值链?正在举行的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期间,国际组织、跨国公司负责人和智库专家给出了建议。

事实上,近期机构委外定制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的出现,说明了一个值得重视的新动向——以前基金委外走专户,现在直接走公募通道。

这些限制对跨国公司的“进入”形成障碍,而跨国公司恰是推动服务业全球化的主体。全球海运物流巨头马士基(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彦辞(Jens Eskelund)在此间表示,“作为跨国公司,我们在130多个国家都有经营,我们需要市场准入”。他认为,市场准入的互惠是推动消除服务贸易壁垒的基础性措施。

世界银行集团亚太区高级副行长维多利亚·克瓦(Victoria Kwakwa)表示,如今服务贸易壁垒通常为“入境后”监管措施,包括歧视性政策,比如为国内现有企业保留市场,限制外国企业竞争等。这些壁垒还表现在贸易成本的增加上,这些成本增加可能来自于:获取有关适用规则和要求的信息、认证和合格评定程序以及程序性要求的实施或管理方面的不确定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