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音乐产业乘上短视频风口是“弯道超车”吗

周杰伦最新单曲《Mojito》成功带动全网翻唱热。图为单曲封面。

■本报首席记者 黄启哲

谢文萍回忆,今年6月,在西单附近上班的一名小伙,因赶着打卡,不愿绕行西单地下通道,而执意要穿行未设斑马线的路口。经她劝阻,这个小伙不仅能理解她的工作,后来还自觉当起了行人的榜样,每天过马路都会和她打招呼道“阿姨,我今天走的斑马线啊。”

13日7时,记者在西城区西单路口看到,由西长安街、复兴门内大街、西单北大街和宣武门内大街组成的这个十字路口,正处于早高峰段,斑马线外等着过马路的行人络绎不绝。记者粗略统计发现,从8时35分至8时55分,在复兴门内大街往西长安街方向,20分钟里,共有200多名行人从该路口斑马线经过,但无一人闯红灯。与此同时,右转的机动车遇到行人过斑马线时,都会提前减速,有的还会停下来等待。

时至今日,人们似乎已经习惯透过一段数十秒的短视频“看”新歌。即便周杰伦上月发行歌曲《Mojito》一度造成在线音乐平台“瘫痪”,可相比于一年前《说好不哭》破千万的销售量,已缩水近三百万张。个中原因,恐怕有一条——相比花三元购买歌曲,广大网友通过各大社交网站视频便已熟稔旋律,顺带还欣赏了MV中的古巴风情。与之相对照的,是一首37年前的中文老歌《一剪梅》因为某博主翻唱短视频,一路冲到海外各大音乐排行榜前三位,意外成就中文歌曲海外传播的最好成绩。

记者询问得知,看手机的黄女士家住附近小区,她笑道,过马路玩手机肯定不对,但有时是习惯了,生活中过于依赖手机。

机动车避让行人和自行车渐成习惯

音乐创作不能只是其他娱乐产品的附庸,而要有其独立的消费价值

马家堡街道公共文明引导员中队队长王德俊回忆,前几年,“礼让斑马线”活动尚未推行,很少有机动车主动避让行人。曾有一次,她值勤时就遇到一辆右转弯的公交车,因避让不及带倒一名骑自行车过斑马线的老人,公交司机下车连忙道歉,幸好老人没事。“近两年,这类事故几乎看不到了,公交司机是驾驶员队伍中比较守规矩的。”

13日,记者在西单和马家堡两个路口随机采访了10多名本地居民和外地游客,让他们为北京的斑马线活动打分,统计后,平均评分为90分。

一旁值勤的公共文明引导员介绍,天气热或赶时间上班时,大家都习惯“一脚蹬”快速地过马路。“面对这种现象,我们都会提醒要推行。”

据了解,该路口周边大多为居民区,并有多家医院和学校,离地铁4号线和10号线的出入口都很近,所以以此路口为中心,其中三条道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非常多。骑着电动车或自行车从马家堡西路自北向南,或转弯上角门北路的人一拨接一拨。记者观察发现,大部分机动车主行至路口时,会主动避让行人和非机动车。

“音乐创作不能只是其他娱乐产品的附庸、甚至沦为短视频的背景音乐,而要有其独立的消费价值。”业界人士指出,真正能够刺激创作与消费市场的,并非一两个爆款产品与头部音乐人所掀起的短时流量效应。助推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的,仍是围绕产业核心——版权所建立起的合理收益机制。所幸,不少短视频平台有意识逐步完善版权业务。过去免费授权投放平台,以供用户拍摄视频使用的原创音乐,也能通过用户累积的使用量或预付费等模式获得相应版权收入。而“一闪”则干脆签下十位Vlog音乐制作人,打造独家曲库,供用户自由使用。

种种迹象表明,“看音乐”大潮势不可挡。各大视频平台已然嗅到机遇所在。就在发布新歌《Mojito》数天前,周杰伦入驻快手,“周同学”也由此成为其首个中文社交媒体账号。紧接着,李克勤、容祖儿等也在快手露脸。而在抖音这边,除了早前汪峰、邓紫棋等歌手的入驻之外,日本著名歌手滨崎步也于近期开设了账号,并陆续在抖音公开122首歌曲MV。与此同时,各平台动辄亿元级的激励扶持计划,也将触角延伸至产业制作上游,意图构建完整音乐发展生态。

各大视频平台当然嗅到了机遇,纷纷着力在音乐领域布局。“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已连续推出三年,配合“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提升原创音乐视频曝光量的同时,联动知名唱片公司为音乐人提供更多机会。而快手在联合QQ音乐、酷狗等平台继续推出“音乐燎原计划”同时,着力举办更多线上音乐会、活动,引进各类型音乐人刷新快手在用户心中的“草根”形象。今年2月,日本著名音乐家坂本龙一现身其举办的线上音乐会,带来30分钟的即兴演奏,吸引数百万网友围观。上周,又一场“快手民谣诗歌音乐会”举办。紧接着,一个名为《原唱来了》的IP吸引李克勤、容祖儿等一众实力唱将入驻。从《红日》到《我的骄傲》,歌手化身网络主播,“你点我唱”模式在重新赢得新乐迷的背后,是快手希望借由原唱力量吸引更多普通人参与视频创作的“双赢”期待。

马家堡街道公共文明引导员中队队长王德俊也有同感。她介绍,每月22日,他们都会在路口开展“礼让斑马线”的活动,以发传单、赠送小礼品的形式,让这项活动深入人心。

“车让人,人快走,北京的斑马线,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沈阳来京旅游的梁女士对记者说。

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等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时,应当下车推行。《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也明确将“驾驶非机动车逆行、乱穿马路”等,列为重点治理的不文明行为。

斑马线上“低头族”10分钟内就有仨

谢文萍是一名四星级公共文明引导员,在西单路口服务了4年。谢文萍认为,行人过马路的文明习惯正逐渐形成,如今绝大部分人自觉性都较强。

去年告别舞台正式“退休”的费玉清恐怕不会想到,他的《一剪梅》会因为一个特型演员不过十余秒的自拍再度走红。没有炫酷剪辑,歌唱得甚至有点走音,但其歌词旋律的意境与画面的契合,早在年初,就在快手获得了300多万点击。随后,有网友将其上传海外平台,尽管语言不通,产生一定的理解偏差,却丝毫不妨碍海外网友对其的喜爱,竞相模仿翻唱,令这首中文老歌一举冲上多国流行音乐排行榜前三位。

前不久,公共文明引导员苏清就遇到一名妈妈边看手机边过马路,闯了红灯而不自知,一旁5岁多的孩子也紧跟其后,幸好苏清眼疾手快,拽回了孩子。“那位妈妈不停跟我道谢,直说过马路再也不玩手机了。”苏清心有余悸。

探访1 西城区西单路口

《一剪梅》时隔37年的翻红,成为短视频崛起改变音乐传播模式的生动写照。唱片时代,一张专辑里有制作人精心挑选的“主打歌”,经由电台、电视台和各类榜单推荐,吸引听众购买磁带、CD,进而在大街小巷与晚会现场传唱开来。而现如今,检验一首歌的火爆程度不再仅仅依靠榜单、销量和播放量,还要看有多少用户使用其作为视频素材,引领拍摄风潮。曾有海外研究报告显示,早在2018年,全球就有86%的用户通过音视频流媒体听歌,而这其中,又有52%的人通过视频的方式“收听”音乐。可以说,当娱乐消费的场景迁移,“看音乐”正在成为市场主流。

“前几天酷暑,小伙子还特意给我送了矿泉水。”谢文萍说,“礼让斑马线”推行3年多来,行人和机动车主的变化都很大,彼此更能相互理解。他们也经常把工作做在前,在闯红灯、边看手机边过马路等违规行为还未发生时,就及时阻止。

可以说,版权意识的增强与用户的付费意识提高,都为音乐人勾勒一个属于互联网时代的美好春天。然而,自唱片时代告一段落后,音乐产业距离真正属于自己的“春暖花开”似乎总差一口气。综艺选秀爆火之时,数十年华语音乐积累成为取之不竭的宝库,一首首在记忆中蒙尘的经典旋律经由全新编曲和实力演绎,刷新着人们的视听体验。影视产业爆发式增长的这几年,围绕电影电视宣传发行而创作的主题曲、推广曲层出不穷,几乎将当代华语乐坛最好的嗓子与词曲作者一网打尽。然而回过头不难发现,与其说是迎来产业融合跨界的双赢,不如说是为他人作“嫁衣”。真正从综艺、影视引流回音乐产业核心消费的案例少之又少。尽管,近几年,各种体量的现场演出大有从一二线城市扩大至三四线城市的燎原之势,为音乐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

13日17时,晚高峰段,记者在丰台区马家堡西路和角门北路十字路口看到,汹涌人潮正鱼贯穿行。

“看我弄潮搏浪,多认真的亮相,努力跳,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热播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的主题曲《无价之姐》一时风头无二,被视作“2020第一神曲”。然而,让这首歌席卷各大社交平台,除了现象级综艺的“光环”,其实更离不开一众明星网红将其作为热舞BGM(背景音乐)短视频的推波助澜。

探访2 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交叉口

3年前,北京市启动“礼在北京,让出文明——市民爱心斑马线专项行动”。今年6月,《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正式开始实施,市民文明习惯的养成,被提到了空前高度。

每次绿灯即将亮起时,公共文明引导员和辅警都会提前提醒:“绿灯要亮了,大家注意。”“可以过马路了,还在看手机的请注意安全。”绿灯即将变红时,引导员同样会提前警示。

王德俊说,督促市民文明过马路的方式有很多,如罚款、柔性引导、观看交通教育片,她认为柔性引导是很有效的。不过针对少数市民,也需要其它惩戒措施。“曾在网上看到外地有用无人机抓拍斑马线违规的,或在路边设电子屏抓拍并公布违规者的,我们也期待有更多高科技产品能出现在北京街头,辅助行人养成好习惯。”

200多名行人过马路无一人闯红灯

少数骑行市民能够推行过马路

视频平台各类音乐扶持、补贴、振兴计划如火如荼,各路音乐人高调入驻的新闻不绝于耳。这股竞争态势不由让人联想起此前在线音乐平台的跑马圈地之战——几大在线音乐播放平台的“割据”之后,是用户不免疲于辗转于多个App寻找心仪歌曲的无奈。而原本期待就此改善的原创音乐人收入,并未得到太多改善。

遇车主礼让感觉很温暖

回到最初的问题,音乐产业能否乘上短视频风口,就要看用户在“看音乐”过程中所产生的收益,能否真正反哺到产业的基石——创作本身。

家住西单附近胡同里的郑大爷说,他每天都会到这遛弯儿,很明显地感受这几年变化很大。以前机动车右转时,极少有车主会礼让行人,有时下雨天还会溅起一身水,真是很气人。但近两年,绝大部分机动车主都会在斑马线前减速,有的车主即使遇到人行道指示灯变红,也会示意他先走,让他感觉很温暖。“这周围的路口,我给满分。”郑大爷笑道。

当全世界都唱起“雪花飘飘”,短视频已悄然改变音乐的传播模式

“抢人大战”似乎大有当年各大音乐平台版权战的势头。只是,这一次乘上短视频风口,音乐产业能否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

斑马线上,“低头族”的身影仍随处可见。10分钟里,记者就发现了3名行人一边过斑马线一边看手机。其中一名女士听到引导员的提醒,立马抬头,并收起手机。

期待高科技助力,让行人养成礼让好习惯

13日,细雨淅沥,记者发现,西单路口从复兴门内大街往西长安街方向的斑马线上,未设置非机动车道,骑自行车通过该路口的市民不多,但有部分人会推行过马路。24日16时,烈日炎炎,记者再次来到该路口,20分钟内约有七八十人骑自行车或电动车通过该路口,少数人推行过马路。

继走访了北京市朝阳区、海淀区、昌平区等多个交通繁忙路口,近日,新京报记者又走访了西城区西单路口和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的十字路口,发现闯红灯和人车抢行的现象有明显改善。沈阳来京旅游的梁女士还点赞道:“北京的斑马线,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西单商场颇多,路口交通繁忙自是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