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回忆篮球青春从逃训练课到每天投1500次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篮球运动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任何体育运动都要有热爱,这是起点”、“重复和坚持是一种力量,重复到最后成为一种信仰”……

按照姚明自己的描述,在18岁之前的篮球训练其实是很挣扎的,“因为当时我的身高也没有比大两三岁的孩子更高,身体有比较弱,对抗没有优势,所以当时很有挫折感。”

但在和四川偏远地区的孩子们一同生活和训练了一段时间后,姚明也悟出了不少教学上的窍门,甚至还有关于篮球发展的思路,其中也包括了他对未来篮球选材的理解:

“当你在赢得比赛的时候,你会有很大的成就感,那么你当然会坚持下去,但是如果碰到一些挫折的时候,是不是还可以坚持下去?”

与奚美娟的润物细无声产生强烈对比的,则是《安家》中丁嘉丽雷霆万钧式的演绎。她饰演的潘贵雨与女儿房似锦,是继苏明玉母女之后,又一对让观众揪心的“母女冤家”。重男轻女的潘贵雨曾将女儿扔到井里,甚至撕掉了女儿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逼她打工养家;房似锦工作后,潘贵雨又多次向其索要巨款为儿子装修房子,甚至一度大闹女儿公司……就这样,潘贵雨被骂上了热搜。不过,“骂声”一片也是对丁嘉丽的极致认可——通过精准的表情、神态以及气质拿捏,她将潘贵雨势利泼辣、破罐破摔、不讲道理的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奚美娟、丁嘉丽、宋春丽三位演技派,分别在热门剧集《谷文昌》《安家》《重生》中,扮演母亲。这三位母亲,都不是剧中的主要角色,有的甚至只是客串出演,却因为角色本身的戏剧张力以及演员精准细腻的演绎,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姚明愿意把一部分时间放在青少年篮球上,这也和他参与“姚基金”的乡村体育执教有关。在直播的最开始,姚明就回忆了不少他在四川广安市白市镇第二小学支教的故事。

回忆支教故事,中国篮球的希望还在年轻人

当姚明在镜头前被问及自己的学生时代如何在体育课上练球时,姚明笑着说出了童年那段“不光彩”的经历,“然后在学校说一套,家长面前说一套,最后圆不下去了,就穿帮了。”

在姚明看来,这是篮球的育人价值,“如果真正热爱这项运动,我相信他们会得到这样一些体验。”

这原本是一场关于篮球教学的直播活动,姚明“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传授网友投篮的训练方法和诀窍,但在差不多30分钟的时间里,姚明将其变成了一场对自己篮球青春的回忆,以及对篮球精神的理解和宣传。

“在这段时间,制作组收获了大量宝贵的意见与建议,衷心感谢各位旅行者的帮助和支持。我们将继续努力,为大家带来更好的游戏体验。”

与前两位母亲相比,网络剧《重生》中宋春丽饰演的高知母亲,则撑起了更多对当代女性生存境遇的探讨雄心。宋春丽饰演的娄颐是一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的母亲:她年轻时忙于事业,对家庭疏于维护,对儿子疏于照顾。破碎的亲情与不完整的家庭,让本就叛逆的儿子逐渐走上了犯罪的不归路。这段亲子互动折射出当代女性“家庭事业两难全”的焦虑,极端却发人深省。宋春丽在剧中惊鸿一瞥式的演绎,被不少观众评论为“教科书级别”。原本想将儿子亲手正法的她,却因为对方对缺失母爱的质问,彻底崩溃,演员眼中迸发出的巨大疼痛与悔恨,灼烧着观众的心。

记者了解到,自2002年《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开始实施起,对随地吐痰等不文明行为的罚款上限一直是50元。而相比之下,上海的措施显然更加严厉。2003年,上海对随地吐痰者的最高额罚款从50元提高到了200元。有消息称,自从“重罚”后,上海街头随地吐痰现象越来越少。

“母亲”是近期国产热门剧集一大关键词。

“很难,去四川之前先去了北体大请教了一些教授关于体育课的知识,打篮球并不意味着我能教篮球,体育教学是一门非常严谨的科学,任何教学都是如此。”姚明说,当体育老师并不比打球轻松。

正如姚明所说,“重复和坚持是一种力量,重复到最后成为一种信仰。”

“小时候纯粹是业余爱好,是比较散的,有时候甚至会被游戏、变形金刚吸引走……”

不仅如此,尊重竞技体育,也是姚明在直播中反复提到的一句话。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原神专区

姚明所提到的“重复和坚持”,其实不仅仅是针对罚球训练的一种认识,更是一种对篮球精神的理解和诠释。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姚明的身体天赋就愈发明显,正因如此,当年的启蒙教练就将姚明放到比他打一两岁的年龄组去训练和对抗。

“通过篮球这项运动,我们可以学会对规则的尊重,对队友的尊重,对教练的尊重,对裁判包括对自己的尊重。”

三位性格迥异的母亲激发观众对演员演技、乃至亲子互动的探讨热情,但这三个母亲形象本身,并未给观众带来破题的“开阔感”。有观众指出,极端化的亲子冲突与母爱之困境“很有戏”,但真正给自己带来惊喜与启示的,是“母亲”这重身份背后的鲜活人生,以及极端取舍之外的“第三条出路”。从这一点上看,三位演技派撑起的三月荧屏母亲群像,难免显得精彩有余,惊喜感与开拓性不足。

5月15日下午,在一场由中国篮球协会、CBA你我TA、姚基金、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和人民日报社体育部联合发起的“我运动,‘篮’不住”直播活动中,中国篮协主席姚明金句频出。

“我认为这种素质是可以带到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去的,不仅仅是在球场上体现。”

481名确诊患者中,正在住院隔离治疗351人(其中危重15人),已治愈出院127人,死亡3人。现有疑似病例227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440人,现有4035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正是凭着这份勤勉,姚明在自己的巅峰时期成为了中国篮球的领军人物,带领着中国男篮在奥运赛场上多次杀入前八。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时代与社会的发展变迁,中国女性的生存环境和价值观也在改变,母亲这一身份所承载的责任与思考也在更新。这也为影视剧中母亲形象的塑造提出了新的要求——如何跳出过时的模式化经验,将时代命题与个性化困境结合,甚至站到更高的社会学角度上,给女性以合理的建议。或许,这才是观众更期待的荧屏母亲。

由于疫情,姚明在这段时间“抛头露面”的机会有些频繁。就在站上人民日报网络直播间的一周之前,姚明刚刚和央视《新闻1+1》栏目主持人白岩松完成了一次连线。

2019年11月和2020年3月,市人大常委会曾对《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进行了两次审议。条例草案规定,本市对随地吐痰、乱丢烟头等废弃物,乱倒垃圾等不文明行为进行重点治理。立法过程中,有意见提出,像是随地吐痰等这些不文明行为,属于群众普遍厌恶的顽症痼疾,虽然《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对这些行为已经规定了法律责任,但处罚过轻,建议提高处罚额度。

“为母则刚”。说到母亲角色的复杂性,不得不提斯琴高娃在《大宅门》中饰演的白文氏,至今难以被超越。这个深明大义的女性,在儿媳、妻子与母亲的家庭身份中身段柔软,却始终没有在崇尚明哲保身的大宅门中丢掉主动性,一次次用出人意料的智慧与勇气化解难题。爱子心切的白文氏,摸得清孩子的脾性,舍得在兵荒马乱举家避难的当口,将唯一的儿子留下来看家,儿子犯了错误也是二话不说将其赶出家门自立门户。事实上,也正是这种非传统的教育模式,奠定了白景琦未来的成功。白文氏并不是一位完美的母亲,更算不上完美女性,但她身上一个个跳脱时代经验与身份局限的闪光瞬间,总能带给观众启示与鼓舞。

而此次,本市也计划提高随地吐痰等不文明行为的处罚额度。记者了解到,对随地吐痰、便溺;乱丢瓜果皮核、烟头、纸屑、口香糖、塑料袋、包装物等废弃物;乱倒污水、垃圾;焚烧树叶、垃圾等一系列不文明行为,罚款额度由过去的20元以上50元以下,拟提高到罚款50元,情节严重的罚款200元。(记者 张楠 高枝)

截至2月16日0时,四川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481例,涉及21个市(州)、128个县(市、区)。

在那场连线中,姚明提到了他在疫情期间对于中国篮球的思考,那就是“挖掘社会的潜力,才能使我们整个体育更有潜力向前发展。”

作为中国篮协的“掌门人”,他坚持对中国篮球从基层到职业联赛进行全方位的大改革,即便是在改革路上遇到挫折,即便是中国男篮在家门口的世界杯遭遇“滑铁卢”,姚明依然在坚持着改革的路。

“第一次打奥运就是激动,感觉跑得很快。”回忆起自己的奥运经历,姚明也分享了三次旅程在心态上的细微差别,“第二次就感觉是兴奋,第三次在中国,甚至有些热泪盈眶。”

幸运的是,这些球场上的挫折感并没有击倒年轻的姚明,“这种挫折又促进了我之后一点一点成长。”

三位性格各异的母亲,铸就三月荧屏生动看点

“夏天训练的话,在有训练师和球童捡球的情况下,我一天的投篮量大概就要达到1300个到1500个。”当聊起当年的训练时,姚明说得轻描淡写,但身旁的直播主持人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在姚明看来,这种坚持的精神是一名优秀运动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即便是如今从球场上退役多年,姚明的这份坚持和执着依旧没有改变。

“训练都有累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三年级之后就在业余体校训练,每天都要经历两个小时训练,所以我的体育课等于比别人更多一些。但我也有过几次逃课的经历,和小伙伴出去玩儿。”

相比于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的罚球投篮教学,姚明在整个直播过程中所聊到的篮球精神,似乎更值得反复琢磨。

观众更想看到“母亲”这重身份背后的真实人生

这么多年的职业篮球生涯,竞技体育教会姚明的也不仅仅只有刻苦训练和坚持,“篮球运动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没有任何一项技术是在篮球被发明出来时就创造的。”

老牌演员凭借过硬演技成就亮眼角色,屡屡成为网络的热议话题,这一现象展现出观众审美向演技与品质回归的良性趋势;三位性格迥异的荧屏母亲集中亮相,丰富了国产剧荧屏“当代母亲图鉴”,也见证了业界老话——角色无大小,演技为王。

无心插柳柳成荫。作为配角的“母亲”,成就了不少国剧中的意外惊喜。近年来,爆款剧集网络话题度的升温,让一批中年演技派演员在演绎配角时的精彩得以破圈而出。《都挺好》中苏明玉的母亲,因重男轻女让观众气极,又用一个五味杂陈的眼神让观众震撼;《我的前半生》中的薛甄珠市侩高调又爱女心切,被网友做成表情包。撑起这些高调配角的是低调演技派——苏明玉妈妈陈瑾早已将金鸡、华表等重量级奖项拿遍,薛甄珠许娣则已在诸多作品中演练过各色母亲。今年三月,热剧《安家》《谷文昌》《重生》中三位母亲的“出圈”,同样首先归功于几位影后级中年女演员的出色演技。

倡导篮球精神,这是一种信仰

如果不是姚明在这堂“网课”开始前自己亲口说出了童年的故事,或许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天赋异禀的姚明也曾经把篮球只是当做“业余爱好”。

这次在人民日报的网络直播活动里,他又把“小篮球”带到了现场。在指导直播主持人罚球动作的时候,姚明顺势宣传了一下小篮球。

从逃训练课到每天练投1500次

“第一层是外型,身高、速度等;第二是悟性,内在对技术的悟性;第三是性格,不同情况发生时会做出什么反应。”

“其实我小时候训练,用的也是小一号的篮球。”姚明一边比划一边认真讲述小篮球的价值,“主要就是给青少年朋友们降低一些门槛,让他们体验篮球的这种快乐,包括篮球的分量轻一些,篮筐也降低一些……”

《原神》“再临测试”为限号删档测试,曾于3月19日开启,登陆iOS、安卓和PC三端。

“就你七老八十了,我活着,你还是孩子。”在刚刚收官的央视大剧《谷文昌》中,奚美娟对剧中女儿无意中说出的一句家常话,触动了观众内心的柔软角落。这部讲述人民好干部谷文昌生平的主旋律剧集,因为展现了不少生活细节,让观众很入戏。剧中奚美娟饰演的史母是谷文昌的丈母娘,为了帮忙碌的女儿女婿“搭把手”,这位北方妇女一路来到南方生活。史母是老一辈中国母亲的缩影:懂得“儿孙自有儿孙福”的道理,却始终撒不开手,很多时候则好心办了坏事;爱女心切,忍不住埋怨女婿不顾及家庭不爱惜身体,但小夫妻俩真闹了矛盾,心急火燎两头劝的又是她。这个本身不承载过多戏剧冲突的角色,因为演员涓涓细流般的细腻演绎,倍显真实,让人忍不住想到自己家中的长辈。

一堂简短的篮球网络直播课,姚明回忆了一整段篮球人生,并且讲述了他对篮球的理解,以及对中国篮球未来的期望,这或许要比他教的那个罚球投篮的姿势要更有价值的多。

事实上,除了天赋,姚明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篮球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甚至在国际篮坛拥有一席之地,也得益于他的努力、勤勉和坚持。

尤其是丁嘉丽在《安家》中饰演的母亲潘贵雨。这个角色因为对女儿房似锦的种种过分行为,一度被“骂”上微博热搜榜,甚至让不少网友联想到《都挺好》中的苏明玉妈妈和《欢乐颂》中的樊胜美妈妈,进而再度引发“原生家庭之恶”的议题探讨。

自从姚明成为中国篮协主席以来,他一直就在坚持“夯实塔基”这条路。从启动尘封半个世纪的“小篮球计划”到搭建“我要上奥运”的三人篮球民间擂台,再到如今在疫情期间召集年轻球员跨年龄段对抗集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