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获高口碑勾勒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图鉴

热播纪录片《人生第一次》收获9.1分高口碑

诗意笔触勾勒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图鉴

虽然案发后防疫工作人员未报警,但经查明李某某的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构成拒不执行紧急状态下的决定、命令,鉴于其能充分认识到自身错误,并已取得防疫工作人员谅解,2020年5月19日,舒兰市公安局吉舒派出所依法给予李某某罚款人民币二百元的行政处罚。、

眼下,一档名为《人生第一次》的纪录片正在东方卫视及多家网络平台同步播出,豆瓣网友打出9.1分。这部由央视网联合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推出的纪录片,以出生、求学、上班、结婚、退休、告别等12个人生横断面,勾勒出普通人的一生。镜头里,既有大都市为生活奔波的白领,也有边远山区留守儿童,还有身患小儿麻痹症的残疾人,用他们真实而动人的“第一次”,勾勒出每一位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图鉴。

不过,纪录片所致力展示的,并不是培养“未来诗人”。尤其是对这群留守的儿童来说,诗歌写作不能为升学带来直接帮助,甚至学生中只有一半人有机会考入高中、走出大山。诗歌,更像是上给另一半未来继续留守的——学诗歌的孩子,不会去砸玻璃。诗歌给了他们青春期情绪宣泄的出口,也把生活的困境化作前行的动力。一次远程的视频通话,女孩把自己人生中第一首诗,分享给外地打工的母亲。那段“母亲去广东的时候,我把我的鞋放在了母亲鞋的旁边,因为,我是母亲的孩子”,让观众与母亲一同泪如雨下。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担任纪录片解说的,是活跃在荧屏的演技派,比如影视话剧均获不俗口碑的辛柏青、《双面胶》里的“上海女婿”涂松岩,还有眼下热播剧《下一站是幸福》里的“搞怪舅舅”王耀庆。他们既是普通人美好故事的讲述者,同样也是这群剧中人的第一批观众。过去习惯于演绎悲欢离合的演员,被眼前叫做“真实”的普通人所征服,最终所完成的二度演绎,构成了纪录片的B面。于是有了涂松岩“如果我儿子出生时有你们的纪录该多好”的感慨;有了王耀庆反复咀嚼小学生诗句之后,给出的那句有力结语——诗歌,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运,但它有可能,改变一个人。

据国际金融报,圣保罗州及圣保罗市3月曾宣布采取隔离措施,当时有超过60%的居民在家中隔离,病毒传播的速度有所减缓。但在过去几周,接受居家隔离的民众比例已降至一半以下,导致确诊病例数极速上升。

除了各州州长与总统在防疫方面有分歧,巴西两任卫生部长也在一个月内相继离职。5月15日,巴西卫生部长内尔松·泰奇宣布辞职。上一任卫生部长路易斯·曼代塔于上月16日被博索纳罗解职。

然而就在如此严峻的疫情下,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依然觉得应当放松隔离措施,全面隔离损害经济发展。今年4月,博索纳罗加入抗议者的行列,要求解除封锁限制。他说,这些限制正在损害巴西经济,带来失业和饥饿。

在全市上下打响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关键时刻,任何人不得置身事外。希望广大人民群众能够自觉配合工作人员排查及各类相关工作,切勿以身试法,对妨害公务、非法经营、造谣传谣等破坏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将依法从严、从快处理。

让人意外的是,在云南边远山区的一座中学却特别为留守少年设置了诗歌课程。在支教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坐在山野之中,把叶子卷成筒仰望天空,用诗性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一片养育自己的土地。“种子,被埋在大雪下,安静发芽。老枯树,在夜里,长出一根新枝丫。而我,在爸爸妈妈看不到的地方,偷偷长大。”孩子们的诗歌“处女作”,没有华丽的词藻与精致的结构,笨拙的韵脚与稚气的字里行间里却透着清新与纯真,让观众赞叹不已。

这两任卫生部长均反对过早解禁。此外,他们都不主张眼下使用氯喹或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感染者,理由是它们的疗效尚不明确,仍处在试验阶段。博索纳罗14日在面向商界领袖的视频会议上说,将放松使用氯喹的限制,让更多新冠病毒感染者使用这一药物。巴西卫生部先前只允许重症患者使用该药。

在网上引发广泛共鸣的《长大》,是第三集中留守儿童人生第一次写诗的故事。对于每一个中国孩子来说,课本中一定少不了各种需要背诵的古诗词和现代诗。诗歌的传统在中国绵延千年,滋养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然而,面对升学压力,培养诗歌写作,却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5月11日,博索纳罗发布允许健身房等恢复营业的政令后,多州表示反对。巴西是联邦制国家,各州有权自行决定防疫措施。巴西9个州和巴西利亚联邦区的行政长官决定不遵从总统政令。

除国内的分歧外,国际环境对巴西疫情也不利。据新华网,近期,美国政府以防控新冠疫情为由,加大对来自拉丁美洲国家非法移民的遣返力度,且没有对其采取适当防疫措施。分析称,拉美国家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美国在未采取适当防疫措施的情况下遣返非法移民,或加剧这些地区的疫情。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海外网、国际金融报、新华网等)

人的一生,拥有许许多多个“第一次”。对于这样一个熟悉的命题,引发观众共鸣、渲染感动不算难,但是要拍出新意,在感动之余道出人生命题的丰富意涵并不容易。而许多观众,也“怕”看关于人生主题的纪录片,他们所惧怕的,是生老病死所必须面对的残酷与悲情。《人生第一次》聚焦的是面对困境甚至生死抉择的普通人,却用温情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他们向往美好生活的精神力量,凝结了中国人生活中的诗性光辉。面对高风险的心脏手术,准妈妈在梦中唤出双胞胎的名字——春和、景明。来自《岳阳楼记》的“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道出为母则刚的坚毅与祈愿。“双十一”购物狂欢中,你可能不知道,屏幕背后那句“亲,有什么我能帮您”,可能出自一位全身95%烧伤的残疾客服。

■本报首席记者 黄启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