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教育流血冲刺IPO疯狂烧钱亏损不断加大

11月15日报道(文/赵家云)

一起教育科技公司(一起作业母公司)在昨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书,正式向美股IPO发起冲刺,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YQ”,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高盛和美银证券。

然而在线大班课这块蛋糕周围已可谓群狼环伺。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新东方在线等齐聚,竞争尤为激烈,作为后入者,一起教育并不被业内看好。

因此,目前一起教育科技核心业务为:网校和两大学校教育平台为学校提供服务。其中网校提供的在线K12辅导业务营收增长快速,且成为其主要收入来源。

据介绍,约20%用于销售和市场营销以及品牌促销活动;约30%用于改善课后辅导服务和学生学习体验;约20%用于增强智能校园教室解决方案的产品和教育内容;约20%用于投资技术基础架构;余额用于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一起教育从营收规模上与同行们的差距越拉越大,但其营销费用却不得不随之增长。

运营严重亏损,营销投入却水涨船高

该团队测试了三种版本的肝素,包括一种非抗凝剂的低分子版本。他们利用计算建模来确定药物与病毒结合的位置。所有的实验都表明,肝素会作为诱饵发挥作用。上面的视频解释了肝素-SARS-CoV-2相互作用的原理。

现金流方面,2018年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流出4.19亿元,2019年净流出6.31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净流出5.26亿元。

从IPO前股权结构看,顺为资本为最大股东,持股20.2%,创始人刘畅持股17.1%,Fluency Holding持股13.5%,H Capital持股为12.3%,中信产业基金持股为11.6%,淡马锡持股为11.2%,华登国际持股为6.4%。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则个人持股5.8%。

其后,一起教育一直在探索合适的变现模式。其相继尝试了O2O平台、一对一和小班课等,但都效果不佳。

在猿辅导、作业帮等屡屡融资,大打营销战争夺市场的时候,一起教育几乎失去了声量。从营收上看,2019年一起教育营收4.06亿元,而据猿辅导当时透露的数据,其营收已达到60亿元。

一起教育科技定位中小学生在线作业平台,由前新东方集团助理副总裁刘畅于2011年创立,是一家面向基础教育提供“互联网+”解决方案的智能教育公司,通过产品、技术、内容,实现校内校外结合,线上线下打通,为学生、家长、老师提供综合智能学习空间。

其中,两大学校教育平台“一起小学”、“一起中学”均归属旗下品牌“一起作业”。目前,一起作业服务学校7万所,覆盖全国三分之一的公立中小学,并为全国超过90万教师、5430万学生、4520万家长提供教学、学习和评测应用。

创业之初,刘畅得到了徐小平和王强的支持,拿到了真格基金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王强更是一度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今年7月才将董事长一职交由刘畅,并辞去董事职务。

根据招股书,一起教育科技营收虽呈现增长态势,但仍处于严重亏损状态。其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9个月的营收分别为3.1亿元、4.06亿元、8.0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6.56、9.64、9.75亿元。

“这种方法可以作为一种早期干预措施,以减少那些已经检测出阳性但尚未出现症状的人的感染。但我们也认为这是一个更大的抗病毒策略的一部分,”研究主要作者、伦斯勒理工学院化学和化学生物学教授Robert Linhardt说。“最终,我们希望有一种疫苗,但有许多方法可以对抗病毒,正如我们在HIV中看到的那样,通过正确的疗法组合,我们可以控制疾病,直到找到疫苗。”

一起教育科技希望乘上2020年在线教育的东风,通过加码市场快速扩张挤入第一梯队的目标展露无疑,其最终能够达成所愿?

同样以作业场景起家的猿辅导和作业帮,于2012年和2013年相继成立。一开始就选择了C端切入,通过搭建的工具产品的导流,迅速扩展到数千万用户规模,也在2015年通过在线直播辅导产品实现了商业变现。

最终,在2019年年会上,刘畅明确提出“坚守校内,做大校外”,即校内免费,通过校外在线K12辅导业务变现的战略,选择押注在线大班课业务。

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科技2019年净收入为4.06亿,同比增长30.75%。一起教育科技2020年前9个月营收为8.08亿元,同比增长277.48%。其中在线K12辅导营收分别为3.6亿、7.51亿元,占总营收的88.5%和93.0%。

詹里克表示,英国政府目前的抗疫策略十分清晰,即在疫情严重的北英格兰部分地区实行较为严格的防疫措施。政府一直在阶段性地对抗疫措施进行回顾和调整,“我们现在还没有进行全国封锁的计划”。

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9个月的营业费用分别为9.05亿元、12.33亿元、14.56亿元。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增长主要是由于促销活动的增加课程费用,因为一起教育科技加强了销售和营销工作,以促进课后辅导服务的增长。

同一研究所的化学和生物工程教授Jonathan Dordick参与了同一项研究。他表示,肝素与病毒提供了一种“特殊的、极其紧密的结合”。“它比典型的抗体-抗原紧密几十万倍。一旦它结合了,就不会脱落。”

不过研究人员表示,还需要更多的工作来证明肝素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在按照伦斯勒科学家提出的方式使用肝素之前,还需要对人类患者进行临床试验。不过,这一发现绝对是令人兴奋的,值得关注。

一起教育科技旗下具体产品包括学校教育平台“一起小学”、“一起中学”;家庭教育平台“一起学”、中小学在线学科辅导平台“一起学网校”以及社会教育平台“一起公益”。

另一方面则通过一起学网校提供K12学科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校外辅导。目前一起学网校服务是一起教育科技营收增长最快的板块,也是其贡献率最大的板块。

该顾问团成员马克·沃尔波特(Mark Walport)教授对媒体称,圣诞节前英国多地将可能升级到第三封锁等级。(完)

然而,一起作业的学生端变现之路却极为坎坷。其2017年上线的“成长世界”板块,在2018年月销售额曾达到6000万元,一度成为公司的支柱业务,却也因为“游戏化”争议在这一年永久下线,并宣布不再设置任何学生付费入口。

这就涉及到一种药物,有些人可能很熟悉。肝素是一种血液稀释剂,可以防止血管内的血液凝固。几个月前,研究人员发现COVID-19会导致血栓,从而导致呼吸问题、心脏病发作和中风。这就是为什么在COVID-19的治疗中要使用抗凝剂的原因。

业内纷纷猜测一起教育科技流血上市与一级市场融资困难及现有资本退出套现需求有关。据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科技共融资6轮,超13.85亿美元。其中顺为资本自A轮起连投5轮,刘畅也曾被雷军盛赞为“找不到缺点”的创始人。

英国政府科学顾问团接受媒体采访时向政府发出警示,英国英格兰中北部已采取最高级别第三级封锁的区域目前疫情依旧很严重,新增确诊病例每9天就翻一番。

同时招股书还指出,未来一起教育销售和营销费用将绝对增加,因为其将寻求通过诸如加强广告计划等方式进一步推广课后辅导和校内产品与服务。在此次募资的用途中,销售和市场营销以及品牌促销活动也占据较大比重。

在线K12辅导营收增长最快,贡献率达93%

但来自伦斯勒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肝素实际上可以像中和抗体一样与SARS-CoV-2的刺突糖蛋白蛋白结合。这种药物可以作为诱饵来捕获病毒,使其失去作用。一旦刺突糖蛋白蛋白被中和,病毒将无法与细胞结合。通过阻断这种蛋白和ACE受体在人体细胞外部的这种结合,肝素将阻止病毒复制,而这一过程发生在细胞内部。

詹里克说:“英国政府现今判断结果是,全国范围内普遍进入高等级疫情封锁是不合适的,所带来的弊将大于利。”

不过从融资经历上看,2019年前一起教育科技一直上备受资本青睐,但此后却未能拿到融资。今年9月《晚点 LatePost》曾曝出,一起教育2020 年完成了一轮融资,融资额为 20 亿人民币,公司投后估值超过 30 亿美元,并拟港股上市的消息。但此消息并未得到一起教育的确认。

起初,一起教育科技由学校端切入,借由免费使用的B端TO C,直到2015年才实现学生端的付费变现,用户量达到了1500万。

服务模式上,一起教育一方面通过一起作业为校内信息化智慧课堂体验提供支持。截至2020年9月30日,一起作业学生端日活跃达到680万,月活跃用户达到1950万。

目前,英国多个地区的日增新冠病例呈上升趋势,死亡率为欧洲各国之最。随着法国和德国先后宣布进入全国性封锁期,英国是否也将跟随进入全国封锁,成为英国社会关注热点。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Frost&Sullivan Report),在校内,特别是在2020年上半年,一起教育科技智慧型学校教室解决方案覆盖了约56%的小学,60%的中学和7%的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