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生存的消费金融如今更难了

消费金融2020年的开局,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

事实上,原本2019年的消费金融也并不“顺利”:利率限制、金融大数据公司“大清洗”、催收继续严打……

一方面,场景是消费金融公司转化客户的入口;另一方面,当消费行为跟场景紧密结合时,消费闭环完成速度会加快,风险管理也更容易。

第一,受收入及收入预期的影响,用户偿债能力下降。疫情使部分中小企业陷入经营危机,不少员工面临工资下降甚至失业状况。

一边,中国消费信贷市场中,房贷车贷业务占70%以上,消费金融公司在此方面与银行相比并无竞争优势;且银行“大梦已醒”,零售业务逐渐破茧,不少商业银行纷纷布局“蚕食”消费金融市场。

第三,还款便利性受到影响。推迟复工会大大降低借款人的还款便利性,限制人员流动也会致使需借款人线下还款的资产无法正常回款。

然而,客群上移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与银行的用户群体重合度将提升,可以说,此次疫情使原本就在夹缝中的消费金融公司处于更狭小的生存空间了。

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即便愈加艰难,企业也在积极应对。不少消费金融公司在疫情发生后采取远程办公的措施来推进及开展业务,最大程度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

场景无非“线上”与“线下”。然而为避免疫情蔓延,隔离在家期间,汽车、旅游、美容、餐饮等线下消费场景受到较大冲击。

另一边,相较于头部电商平台而言,未持牌的互联网公司以及持牌消金公司的线上流量以及消费场景明显不足。再加上小米、平安等巨头也接连入场斩获消金牌照,越来越多的人来抢消费金融这块“蛋糕”。

乐信为了支持员工远程复工,早在1月28日,根据疫情影响评估,乐信技术团队便对远程办公场景进行了安全风险评估与支持部署。截至2月10日,乐信总部远程复工率达到98.99%。

第二,催收工作遇到困难。在风控环节中,贷后管理属于劳动密集型的工作,受疫情隔离影响,线下催收难以进行,逾期率上升在所难免。赵国庆称,“贷后管理是零售金融风控管理的核心部分,贷后受到影响就意味着贷前、贷中都会受到波及。”

玖富数科集团自2月3日起,便启动远程移动办公机制,以“在线办公室”的方式,实行分布式组织协同工作。集团所有客服、业务均正常提供服务,以移动办公的方式确保客户服务、业务运行一切如常。玖富方面表示,经过这一次抗击疫情的战役,玖富数科集团旗下各品牌平台将持续加强消费场景建设,未来金融科技对消费金融的重塑也将持续深入,尤其对公司风控将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根据通报,目前广西累计出院病例76例,累计死亡病例2例(河池市1例、北海市1例),现有确诊病例166例,均在院治疗,其中重症病例2例(南宁市1例、河池市1例),危重病例8例(南宁市1例、桂林市2例、北海市1例、防城港市3例、河池市1例)。现有疑似病例69例。

金融的本质是服务实体经济,脱虚向实是消费金融行业长久之计。因此,“场景”一直是消金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

第四,“老赖”可能在优惠政策中浑水摸鱼。为了减轻受疫情影响的客户的还款压力,多家金融机构响应监管层的号召推出了特殊措施。例如,马上金融制定了《疫情特殊豁免管理政策》《疫情延期还款政策》等政策,对受疫情影响还款的湖北客户差异化豁免罚息、罚金,合理延后还款期限,捷信消费金融推出了“延期还款”的特殊金融服务措施,招联消费金融也启动了“抗疫期间减免延期还款”行动。但原本针对特殊人群的优惠政策,可能会有“老赖”趁虚而入,恶意逃废债。

就在前几天,西贝称撑不过三个月,木屋烧烤全员降薪自救。不止是餐饮业,大范围的疫情使多个行业陷入危机,消费金融的主力军收入受到影响。

受疫情影响,除场景失利外,消费金融公司资产质量也将承受巨大压力。目前来看,有四个方面的因素可能会推动消费金融行业不良率抬头。

马上消费金融创始人兼CEO赵国庆表示,“线下实体消费,包括餐饮、旅行以及食品零售等行业交易额会下降。线下服务类的体验,包括美容院、教育等短期内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

广西是中国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输出大省(区)。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乐永红介绍,该厅先后出台了《关于做好春节后农民工返城服务保障工作的通知》《赴粤等地务工疫情防控工作方案》等一系列文件,并在各个时段给农民工朋友发出倡议书和公开信。

马上消费金融在2月3日开始远程办公,并且首次创新启用“云呼叫中心”办公系统,实现线上云办公,7*24小时为员工、客户居家办公提供在线服务,保障疫情防控期间线上金融供给。马上金融还探索出了客服服务的新模式,即人工智能为主,分布式客服为辅。

若说2019年的消费金融是严冬,未免有夸大其词之嫌;但2020年疫情“黑天鹅”的降临,必然是雪上加霜。

目前广西累计确诊病例中,南宁市54例、柳州市24例、桂林市31例、梧州市5例、北海市44例、防城港市18例、钦州市8例、贵港市8例、玉林市11例、百色市3例、贺州市4例、河池市23例、来宾市11例。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5406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1478人。

赵国庆同时指出,“尽管很多线上平台推出了‘无接触配送’,部分交易会由线下往线上迁徙。但是由于消费者收入和预期的变化,导致消费疲弱,所以整体来看,线上交易额也不见得是增长的。”

此外,广西通过点对点专列、包车等方式组织农民工有序返岗。2月19日,广西在百色组织共756名农民工的专列到广东务工,类似的工作在各地将持续推进。广西各地人社部门还积极加强和卫生健康、交通、工会等部门的沟通协调,共同做好农民工行前健康检查和交通运输安全的保障。(完)

原本便在“夹缝”与不确定的监管形势下生存的消费金融赛道“选手”,如今一场疫情冲击,局势更难了。

值得注意的是,赵国庆指出,“对不良率的判断会使金融机构实行更为严格的审批,有更为严格的准入标准,从用户的角度来说,可能会导致客群上移,即消费金融公司将更多地服务于风险偏好、偿债能力较强的客群。”

仔细梳理此前消费金融公司身处境地,“夹缝”一词或可描述:

赵国庆表示,疫情的影响是阶段性的,相信中国消费金融行业长期利好不会因为疫情而改变。夹缝中的消费金融公司一直努力着,等待春天的到来。

从消费金融入局选手的业务结构占比来看,主营线下业务的消费金融公司在疫情期间将首当其冲。例如中银消费金融,主营装修、教育、租房、婚庆等场景,线下信用贷款余额占比高达72.56%。